刘祚良则表示不仅要审查认罪认罚的自愿性、真实性和合法性,还要对主要证据进行实质审查,防止发生被迫认罪、替人顶罪、以钱赎罪等问题。

至此,大家可能会想到,如果让移植入体内的干细胞能够更好地适应非正常生理状况下的不良微环境,是不是就有可能跨越“有效性”和“安全性”这两大障碍?